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1994年6月的一天,介休市張壁村的村民張隋亮在修理自家房屋時,突然地面出現了塌陷,他趕忙閃開,一陣響動後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黑洞。

膽大的張隋亮打著火把慢慢下到了洞裡,沒想到這一下就發現了隱藏在張壁村下方的秘密。

“咱們村這地底下是個古代的墓葬群。”

“聽說地底下有暗道,具體不知道是什麼用處。”

張壁村的老人們時常會談論一些類似的話題,但都是從別人嘴裡聽過來的,很多人並沒有親眼見過。這次張隋亮的意外發現,讓一些老人們的話得到了證實。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在張壁村的下面的的確確存在著一些暗道機關,張隋亮下到地洞後發現地下的暗道四通八達,迂迴曲折,甚至還存在著一些機關。

種種跡象都表明這些暗道是人工挖掘的,張隋亮在這漆黑的地道中一頓摸索,差點迷了路,幾經輾轉之下才找到了出來的路。

知情者各執一詞 地下堡重見天日

地下驚現神秘地道古堡,一時間張壁村的這個發現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許多專家學者紛至沓來,都親自前往其中一探究竟,好讓這個跟介休市張壁村的歷史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地下古堡重見天日。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張隋亮

鄭廣根是介休市的一位著名學者,早年他曾在介休市的紡織廠當鉗工,後來退休後便致力於研究介休市的歷史文化,為介休市的文化旅遊業的傳播做了不少貢獻。

所以當鄭廣根得知張隋亮的發現後,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張壁村。

據他說,他小的時候就在張壁村住過,對這裡的一切可以說是瞭解至深,也深愛著這片平凡的土地。所以鄭廣根也是第一時間前往洞中進行檢視,希望能從中發現一些線索來佐證張壁村的來歷。

“我們小時候經常在村子附近耍,沒事就跑來跑去藏東藏西的,有時候就在附近的小土坡上發現一些洞穴,但我們那時候膽子小也沒敢進去檢視。”

鄭廣根這樣說道,他對張壁村的歷史向來就有所研究,認為這種構造嚴謹丶地勢險要的村落必然有著極深的歷史淵源。

這次地下暗道的發現更加驗證了他心中的這種想法,他聯想起小時候的一些發現,覺得其中肯定隱藏著什麼大秘密。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鄭廣根

經鄭廣根深入地堡後發現,這個地堡的面積可以說是出奇的大。不僅暗道四通八達,而且還分上中下三層,層層相扣,各暗道之間又緊密相連形成了一種呼應。

暗道中每隔幾米洞壁上便有一個凹槽,此外還有許多寬大的窯洞。

據鄭廣根猜測,這個地堡很有可能是古代人為了躲避戰爭或應對戰爭的一種手段,窯洞內可以住人,洞壁的凹槽內可以掛上油燈,還可以放置一些鐵器工具之類的東西。

儘管地下這些洞堡地道之類的設施已經大致呈現在了鄭廣根的眼前,但這個地下堡壘到底有多大誰也不知道,目前鄭廣根也只是對地下堡壘的輪廓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想要真正弄清楚這個地下堡壘的秘密還需要藉助更大的力量。於是鄭廣根前往介休市求助專家,希望能從一些歷史記載中發現其中的秘密。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侯清白

侯清白老先生是研究介休市歷史的一名學者,對介休市的古代歷史更是瞭如指掌。在他的幫助下,鄭廣根翻閱了不少記載古代介休地區的史書,但奇怪的是並未有多少關於張壁村這個地下堡壘的記載。

照常理說,這麼龐大的一個地下工程不可能沒有相關史料的記載,否則他如此大的規模如何解釋得通呢?難不成這個龐大複雜的地下工程僅僅只是某個朝代的私人產物嗎?一個個謎題籠罩在鄭廣根的心頭,他迫不及待的想查清楚其中的淵源。

在介休市有關部門的介入下,相關專家對張壁村的地下堡壘展開了詳細的勘察。隨著勘察的進行,一些更為震撼的發現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他們發現這地下的暗道不光錯綜複雜,蜿蜒曲折,規模更是大的驚人。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據初步勘測推斷,整個地下的暗道長達三千米,這還不包括尚未發掘的,因年代久遠被堵塞的地道。而最底層暗道的高度更是達到了驚人的數米之多。

最深的地方距離地面已經有了三十多米,已經發現的三層暗道層層相連,上下相通,構造十分的精緻巧妙。此外,專家們還在地道內發現了一口水井,最深處的窯洞內還發現了一些類似稻穀慄米的殘渣。

溯淵源屢次陷入僵局 張壁村愈加撲朔迷離

如此規模的地下堡壘究竟是何人所修建的?它的目的又是用來做什麼?針對已發現的地下堡壘的規模,相關專家提出了一種猜測。這個地下工事的目的就是用作戰爭或者說是為了躲避戰爭。

專家們也是給出了具體的論斷,首先最上層的地堡是用來圈養牲畜的,所以構造的就比較低矮一些;中間的一層窯洞用來住人,窯洞之間都有暗道相通,洞壁的凹槽內可以掛上油燈以及掛上武器。

最底下一層作為糧倉來儲存糧食,這麼大的空間,而且最底層還挖有水井,即便被困在地下,也可以靠著糧食和水生存很長一段時間。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疙瘩廟

此後專家們更是在最底層的邊緣發現了類似於排水管道的設施,這更加堅定的證實了專家們的想法,哪怕是遇到雨水的侵襲,人們躲在中層的窯洞內也能安然無恙。

這種看法一出也引得了鄭廣根的認可,他早就意識到這個地下工事的建造可能就是戰爭催生之下的產物。為什麼這種說法讓大家都很信服呢?我們還要從張壁村的規模構造開始說起。

說起這張壁村,位於介休市的東南部,四周佈滿了大大小小、高低不一的黃土梁,而這個村子更是直接建在了一個陡峭的黃土臺上,說是建在“懸崖邊上的村落”也不為過。

張壁村的四周更是溝壑縱橫,僅有村子的後部靠著大山,從遠處看去,地勢十分的險要,這個村子的建造如果不是有著某種特殊的目的,那真是讓人無法理解,因為沒有正常人會在一個那麼危險的地方建造自己的住宅。

看完外部的張壁村,我們再走進村子內部去瞧一瞧究竟。整個張壁村被包裹在一個環形的城牆之中,城牆長達一千三百多米,村南村北還各建造了一座堡門,供來往的人們出行。

南門北門間有一條三百多米長的寬大街道,沿街道兩側分佈著大大小小的民居和商鋪,各個房屋之間也是被衚衕巷道所連線,看起來倒是和地下的暗道窯洞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有些城牆處更是有著另外的城牆堡樓加以銜接,形成了一種“城中有城”的格局。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供奉的尉遲恭雕像

別看這張壁村規模不大,但卻有著十分悠久的歷史文化。村子裡有許多祭祀用的祠堂,但你要是問起這些祠堂的來歷,張壁村也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只知道這些祠堂的歷史比較悠久,祖祖輩輩祭祀下來就成了傳統。

而在村子的最高處還建有兩座廟宇,其中供奉著兩尊人像,一位據稱是可汗王,而另一位則是大名鼎鼎的尉遲恭。

這兩尊人像身份的確定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張壁村的悠久歷史,也許早在唐朝時期這個村子就已經存在了。專家們據此推斷,在唐朝時期這裡很有可能發生過戰爭,而廟裡的人像正是為了紀念勇猛的尉遲恭所立。

介休市記載唐朝歷史的相關古籍上也證實了這一猜想,那廟中的可汗王人像很有可能就是唐朝時期的突厥王劉武周,而劉武周就曾在古時的介州(今介休市)地區吃過唐軍的敗仗。

所以專家們猜測張壁村的地上以及地下的古堡就是劉武周為了躲避唐軍的追殺所建,

張壁村進可攻退可守的險要位置的確具有著極高的戰略價值。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突厥王劉武周

但針對專家的這一說法,介休市研究古史志的侯老先生提出了反對意見,據他的研究,雖然歷史上劉武周與唐軍的的確確在介休市境內進行過戰爭,但卻不是在現在的張壁村的位置,而是介休市的其他地區。

這一說法讓張壁村古堡的來歷又陷入了不確定之中,按照白老先生的說法,這些廟宇人像很有可能是後人們所建立的,並不能說明張壁村的古堡在唐朝時就已經存在。

就在大家都開始新的猜測的時候,一個令人激動的發現從地下傳了出來,原來就在地下的相關工作人員在進行發掘時,竟意外發現了一座

古代墓室

這座墓室十分巧妙地隱藏在了洞壁上,如果不是知情人的話根本無法發現這個墓室,這讓專家們都很興奮。

透過對墓室歷史的推查就能準確地判斷出其存在的年代,也就是說張壁村的歷史最起碼就能得到一個定論。

整個墓室的構造不同於中原地區的許多墓室,墓室整體呈圓形,頂部還用土磚堆砌成的穹頂,墓室的四壁刻有獨特的彩繪,看起來像是我們今天蒙古族人居住的蒙古包一樣

再看彩繪上的人物圖案,顯然也不是中原漢人的裝扮,反倒是充滿了異域的風情,這讓專家們不禁猜測起這座墓室主人的來歷。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一種說法是這個墓主人是宋金時期的金人貴族,還有一種說法是金人的將領,總體看來墓主人生活的年代基本上斷定就是宋金時期了。

隨後出土的一些墓葬品和磚雕也是十分的精美,讓專家們不禁感嘆起當年工匠們的藝術水平。在眾多出土的磚雕中,有一塊尤其的突出,上面題著

“汾州靈石縣張壁村”

據專家們的說法墓室裡的這塊磚一般被叫做

“埋地券”

,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徵,意味著墓主人很有可能就是當年這塊土地的主人,而這塊磚的發現也讓張壁村的歷史最晚確定在了宋金時期。至於再往上推溯則就無法定論了。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雖說這張壁村的歷史上限被拔高到了宋金時期,但這村子的來歷卻仍然是個迷,墓室中也沒有多餘的線索可供考證,這讓專家們的調查一度陷入了僵局之中。

但鄭廣根並沒有放棄對張壁村古堡的尋根溯源,他開始對地上的村落進行更加細緻的考察,希望從中能發現一些確切的線索。

古堡來歷尚成疑 史書古籍終得證

這天鄭廣根正在村裡閒逛,突然發現一座年代十分久遠的古宅,但透過古樸肅穆的大門還是可以看出宅子主人當年的地位十分的顯赫。

據村裡的老人們說,這棟老宅是清朝時期的一個富商所建,當時那個富商可謂是名震一方的人物,財力物力在當地都可以說是首屈一指。

根據這個說法,鄭廣根突然腦袋裡湧入了一種想法——張壁村的古堡會不會就是曾經的富商修建的呢?這個想法可以說是有著充分的道理。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大家都知道,山西曆史上可是出了不少有名的富商,明清時期更是把山西的富商稱作“晉商”。那麼這看似村莊,實則堡壘的張壁村會不會就是當時的晉商所建呢?

在歷史上,由於國家時常動盪不安,因此有一些地區往往盜賊橫行,人們的生命財產得不到很好的保障。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富商為了保護自己家族的人員和財產安全,往往會選擇修建這種地堡形狀的建築,用來抵禦一些流寇馬匪的侵擾,甚至有些人還會豢養一些家丁來充當士兵保衛自己的家園。

這種說法聽起來十分的有道理,但其實根本經不起推敲。歷史上富商建土牆土堡的有,建高院深宅的也有,但像張壁村這麼大規模的城堡還從未有過,更別說還有那地下的駭人規模了。張壁村這古堡的修建怎麼看都像是作為一個軍用工事,而非居住所用。

城牆內的地形錯綜複雜,“城內城”的設計更是安全性十足,整體的設計讓張壁村的這個古堡呈現出一種易守難攻的態勢。哪怕是城門被敵人攻破,也可以迅速轉移到地下的暗堡繼續與敵人周旋。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在地下的暗堡內,專家們也是陸續發現了一些軍事設施,包括通訊用的管道以及瞭望孔等,此外地道中也是設定著許多深坑陷阱,種種跡象都表明這是個防禦屬性十分強勁的地堡。

隨著地堡的作用被一一查證,張壁村也坐實了曾經作為一個軍事建築的事實,但還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惑著專家們,那就是張壁村的建造時間,究竟是何朝何人修築的呢?對於這個問題,專家們看法不一。

《介休縣誌》

記載,當年唐高祖李淵派李世民征討劉武周,劉武周在張壁村附近的雀鼠谷戰敗後逃到了張壁村的位置修建了這座軍事堡壘,而張壁村廟中祭祀的可汗不是劉武周,而是他手下的大將尉遲敬德。

但後來根據查證,劉武周曆史上只在張壁村附近的地區待了幾十天,根本不具備修建如此規模工事的條件。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而根據

《元和郡縣圖志》

的記載,一些學者提出的另外一種說法得到了更多人的肯定。北魏時期孝靜帝為了防禦外敵在介休縣城以南,也就是今天張壁村古堡的位置設立了一個據點,並派兵在此駐守,而這地上的古堡以及地下的暗堡很有可能就是當時的士兵所修建。

此後歷經各朝各代的修繕才有了今天的規模,而古堡的最早規模距今也大約已有了一千五百多年的歷史。至此張壁村的來歷便大白於天下,這座融合了不同朝代特色的古堡也吸引著許多學者的目光,如今更是成為了介休市的著名旅遊景點。

而關於張壁村名字的來歷還有個浪漫的說法,據傳張壁村的南北堡門對應著天上的張宿和壁宿,因此得名張壁村。

小山村地下別有洞天,驚天地堡暗藏玄機,一時間眾說紛紜

歷史上張壁村所在的地區遭受過多次地質災害的侵襲,那麼它為何能夠安然無恙的屹立千年而不倒呢?

根據有關地質專家的勘探與研究,發現這座地堡在修建之初便利用了洪水侵蝕留下的岩石層地貌,用這條土層中的砂礫層作為地道的頂部,自然是十分的堅固。

而地堡裡的黃土也是黏性十分的強,且易於成型,再加上一些草木的根系深扎於土中,這才讓純手工挖出來的地堡有了極其罕見的硬度,雖歷經洪水地震但始終屹立不倒。

張壁村的發現不僅是當地歷史的重大發現,也為中國整個古代歷史的完整性提供了強有力的佐證。我們在感嘆古人智慧的同時,也為這段曾經璀璨的歷史的逝去感到遺憾。

但如今的張壁村依然矗立在那裡,矗立在溝壑縱橫的黃土坡上,這也許就是對古人工藝最大的肯定。任你暴雨山洪,我自巋然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