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2021年的秋天好像就在昨天!

奔波的生活拉開了我與大自然的距離。想靜下心來去體驗南山的秋天,但想著想著就到了三九隆冬。

秋天是什麼?“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這是唐代詩人杜牧的秋景。一提秋天,我的腦海中就會出現這句詩句。

《路旁的幾簇紅葉》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路邊的幾簇紅葉》,油畫,60X50釐米

東施效顰。我也坐在路邊,學著杜牧欣賞路邊的紅葉,零散的幾棵。但我進入不了杜牧的狀態,也到達不了他的境界。

我筆下的紅葉乾巴巴的,有點生、又有點澀。很長時間沒畫了,第一張秋天,就湊付湊付吧。

      《水邊的紅葉》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水邊的紅葉》,油畫,60X60釐米

層層疊疊的山巒推向遠方,路旁的紅葉在遠山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豔麗,和路相比,我更喜歡水,所以路也就想當然得變成了水。

靜下心來寫點實,有點難,很多地方不知道如何表現。

《橋頭湖邊》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橋頭湖邊》,油畫,60X80釐米

陽光下,橋頭,湖的另一邊,透著濃濃的秋意。

岸上的幾棵樹,在陽光下,顏色燦爛而豔麗。好像孕育著無窮的生命,並努力把這種生命用激烈的方式呈現出來。

《水面如鏡》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水面如鏡》,油畫,60X80釐米

行到嶺深處,醉賞水如鏡。

天空悠遠清純,見不到一絲雲的影子。遠山,近坡,青松,岩石都像被清洗過。

窒息的靜,水面如鏡,彷彿空氣凝固了,時間不再流逝,只剩下永恆。

      《黃前水庫之秋》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黃前水庫之秋》,油畫,60X80釐米

遠處的山、樹,倒映在水裡,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深遠遼闊,使我感覺到無邊的輝煌。

所以——輝煌是一種氣氛,也是一種心境。

      《秋到紅葉谷》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秋到紅葉谷》,油畫,60X80釐米

看紅葉,還是需要到紅葉谷。絢秋湖的四周,秋葉漫山遍野,層林盡染。

遠方,山不高而秀麗,嶺不峻但清靈。

      《聚彩》(聚財)

南山,去年的那個秋天-朱克峰油畫

《聚彩》(聚財),油畫,60X80釐米

從山腰望過去,絢秋湖靜靜躺在濃妝豔抹的群山之間,像一顆藍寶石。

水是生命的源泉,是地球上絕大多數生物的財富,當然也是人類的。